德国Nurburgring纽博格林赛道介绍(图文)

精英驾驶培训的四五级课程是在被称为“绿色地狱”的赛道进行,独特的赛道体验将令酷爱高速驾驶的车迷们热血沸腾。BMW 330i及M3在开发阶段经过了BMW工程师及悬架专家的精心调校,参加者们将在此深入了解悬架的精彩表现。除了驾驶动态的理论知识以外,课程中还包括精选培训,让参加者亲身体验这段惊险赛道的特殊挑战。两天课程中的亮点是紧随一辆领驶车,环绕赛道完成多个引导圈,每圈长达二十一公里,共七十多个弯。

在驾驶过程中,将由教员确保绝对的安全性;而此次的两位教练在此赛道分别是7000圈和5000圈的赛道经验,练习的重点在于寻找理想的路线并确保安全行驶,而不是关注最快圈速。实际上,我们也不会对此进行测量。

当然熟悉GT4电子游戏的朋友肯定对此赛道也会非常熟悉,因为里面的赛道完全是按纽博格林赛道而设计的.

作为一个汽车爱好者,我们有理由向大家推荐,这里将是汽车爱好者的天堂,一定会使汽车发烧友在这里流连忘返,因为在这里满眼都是各种各样的名车,而在这里,不论你是开什么车的,不管是摩托还是跑车,不管是越野车还是大巴,只要花费16欧元,您就可以在里面畅快的享受到这段赛道带来的剌激与激情.

谈到在赛车史上列名为经典的赛道,任何人都会联想到德国Nurburgring这条超长的赛道。位于德国比利时边界附近这条长达22.5公里的跑道、横贯在山原丘陵之间,在原始的山林之间任赛车高速的穿梭,赛道随着山势而起伏,在Eifel高原上蜿蜒前进,宛若云霄飞车一般的比赛过程,对于车手的技术、体力、车辆的设定、轮胎的抓地力,都是极大的考验,亦让其得以列名全球著名的赛道。这条由Dr. Creutz所发起的赛道,早期的用意亦在于提振地方经济及协助汽车产业的发展。这个提议得到后来变成总理的科隆市长Konrad Adenauer的支持,并由其出面向德国政府争取1500万德国马克的经费支持。整个工程在1925年开始,并在1927年6月顺利完工,并开始其赛车的历史。

在早期,Nurburgring区分为南北两个赛道,除了分开使用外,更可连结使用,成为一个拥有172个弯道的长赛道。在整个赛道内,长达22.85公里的北赛道是主体,而南赛道长度仅有7.68公里,但即便如此,从现代F1赛事的角度来看,仍是一条长的不可思议的赛道。不但在安全设备上无法落实,在电视转播上亦成为极大的问题。因此在发生许多意外之后,在1976年著名车手Niki Lauda严重的车祸之后,Nurburgring被撤消其主办F1赛事的权利。

在失去F1主办权后,让主办单位终于募集了资金,在1982年对建立了全新的Nurburgring赛道。而在1984年与1985年曾再次主办F1比赛,却在新赛道人气不旺的情形之下,再次失去F1主办权。直到后来德国的车手在F1比赛之中大放异彩,日渐兴旺的人气让F1在1995年再次回到Nurburgring赛道。由于已有德国站的比赛,Nurburgring一直以临近的卢森堡站或是欧洲站的名义举行F1比赛至今。

现在的F1赛事,便是在新Nurburgring赛道上所进行的。即便新的F1赛道长度仅有5.148公里,但是大量的长直线与复杂的弯道,仍是对F1车手与赛车极大的考验。在这条顺时针的赛道上,起跑的直线公里的长直线。除这条直线个路段是足以让车手飙到时速300公里以上的,因为车队在设定上,都倾向于将车辆的下压力尽量调小,减少阻力,以让车辆的极速可以尽情地发挥。但是,Nurburgring赛道亦有着极为复杂的弯道,在下压力减少时,相对的车辆的过弯性能就无法尽情发挥,容易出现许多转向不足的现象。这亦让大直线起跑之后的复合式弯道成为竞争与擦撞极多的地方。先是来一个接近180度掉头的小弯,接着连续左弯加上右弯,通过这个曲折的区域,才能来到第2个直线。在弯道区中路线的连贯、攻击与防守、转向设定的优劣,成了车手较劲最大的关键。而在较为宽大的路面之下,车手的攻击行为往往更为猛劣,让推挤的现象更容易出现。

而即便通过了弯道区的混战之后,车手要立刻全油门到底,争取直线上的速度与时间,直线公里的时速,端向各队引擎的马力与调校。但是即刻需要重踩剎车,因为一个直角的左弯近在眼前,车手必须一边维持着速度,一边与达3G的侧向加速度抗衡,在时速170公里的情形下,维持车辆的重心与路线。而在弯道之后速度还要再降,因为再来是一个需要以2档通过的Ford弯。而在Ford弯之后,车手再次全油门到底不断狂飙,通过第1个测时段到Dunlop发夹弯之前,车辆再次拥有挑战时速300公里的机会。紧接着又是剎车到底,降到2档,绕到了丘陵之后,继续进行后半段的比赛。

而一如旧的Nurburgring赛道一样,新的Nurburgring赛道亦是围绕着丘陵的小山头而建的,因此在完成东半侧的比赛来到西半侧之后,天气的阴晴往往是相反的,不论是从干跑道进入湿跑道,或是从雨中冲进阳光(报价图片),对于车辆的调校与轮胎的选用,都是极大的考验。而在适应气候的差异之后,车手仍需继续油门到底。虽然中间有著名为Audi的S弯道阻隔,但是有限的曲率变化,让到Michelin弯之前仍是一段不可错过的高速狂飙赛道,时速有机会挑战280公里以上的领域。

在接连的Michelin与Bit左右弯道之后,车手再次被达2.7G的巨大加速度搞的头昏眼花,但仍没有喘息的机会,因为这段直线又有着挑战最高档位的机会。而在通过Bilstein-Bogen弯道后,速度更可以上推至290公里的水准。而在一圈即将完成之际,Nurburgring赛道再次以Veedol连续弯道以及Coca-Cola的大右弯,来挑战车手高速紧绷的神经是否能对细腻的低速弯道做出适当的处理。在这里只要油门控制的一不小心,便有广大的缓冲区在等待着车手的降临。

就这样,在300公里高速与3G侧向加速度交叉而绵密的考验之下,车手完成了一圈的赛事,而总共60圈的赛事,总计需要1小时34分左右的时间。在不断的全油门与全剎车、高速与弯道之间,对于车手与车辆都是极为艰苦的考验。

圣诞节到了,想想没什么送给你的,又不打算给你太多,只有给你五千万:千万快乐!千万要健康!千万要平安!千万要知足!千万不要忘记我!

不只这样的日子才会想起你,而是这样的日子才能正大光明地骚扰你,告诉你,圣诞要快乐!新年要快乐!天天都要快乐噢!

奉上一颗祝福的心,在这个特别的日子里,愿幸福,如意,快乐,鲜花,一切美好的祝愿与你同在.圣诞快乐!

看到你我会触电;看不到你我要充电;没有你我会断电。爱你是我职业,想你是我事业,抱你是我特长,吻你是我专业!水晶之恋祝你新年快乐

如果上天让我许三个愿望,一是今生今世和你在一起;二是再生再世和你在一起;三是三生三世和你不再分离。水晶之恋祝你新年快乐

当我狠下心扭头离去那一刻,你在我身后无助地哭泣,这痛楚让我明白我多么爱你。我转身抱住你:这猪不卖了。水晶之恋祝你新年快乐。

风柔雨润好月圆,半岛铁盒伴身边,每日尽显开心颜!冬去春来似水如烟,劳碌人生需尽欢!听一曲轻歌,道一声平安!新年吉祥万事如愿

传说薰衣草有四片叶子:第一片叶子是信仰,第二片叶子是希望,第三片叶子是爱情,第四片叶子是幸运。 送你一棵薰衣草,愿你新年快乐!

纽博格林北环最速旅行车居然是TA

自BMW承接了MotoGP大奖赛安全车角色以来,每年该赛事的年度冠军都会获赠一台和安全车同型号的市售版车型,在本月初BMW宣布将在今年剩余的MotoGP赛事服役全新推出的M3 Touring旅行版安全车。

全新BMW M3 Touring旅行版在刚刚过去的6月份古德伍德速度节正式亮相,整车的Frozen Black(冰封磨砂黑)漆面给人留下深刻印象,也是M3 Touring官方主打的代表色。去年的MotoGP年度冠军获赠车型是BMW M5 CS!

在M3 Touring同级距的车型领域,奥迪RS4 Avant)和梅赛德斯.奔驰AMG C63 Estate两款车型分割了该细分市场的大部分份额,迟迟到来的M3 Touring加入了这场竞争。BMW奉行了M3 Touring按照M3 Competition高阶型号的性能标准制造,配备的双涡轮增压3.0T六缸发动机可催生375kW+650Nm的最大性能数据;传动系统为8AT波箱,配合M xDrive四驱系统,M3 Touring的破百用时仅为3.6秒,极速280km/h(电子限速)。

当然,M3 Touring不仅配备了高性能的发动机,还有M厂部的运动悬架以及Active M差速器。标配的19英寸轮圈可加钱升级到20英寸,来自米其林的PS4 S跑胎为M3 Touring提供强大的抓地性能,全车还可选配碳陶制动系统。

有了这些改进,M3 Touring能以7:35.060的圈速完成纽博格林北环赛道,这也创下了旅行版市售车型的圈速纪录,这比M5 Competion、本田NSX更快。其余部分,M3 Touring紧随Sedan三厢版的设计,比如前脸颇具争议的多边形大鼻孔,有争议归有争议,但无论如何全新M3 Touring依旧成为有史以来最实用的旅行车,其尾箱容积在放平二排座椅后达到了惊人的1510L。

内饰直接移植了12.3英寸数字仪表+14.9英寸中控曲面屏的设计,Merino高档皮革包覆的运动座椅以及运动方向盘。全新M3 Touring只会覆盖欧洲和澳大利亚等全球少数几个市场,北美的消费者无福消受,BMW表示全新M3 Touring将在今年11月份投产,德国本土粉丝可在9月份下单。

首先问大家一个问题,在多年前预算10万多购买新车,年轻人会选择什么?像本田缤智、XR-V、思域、福特福克斯这样合资车都是热门的选择。但由于近几年来自主品牌的崛起,越来越多的人会

日前,行车视线从本田官方获悉,其发布了全新纯电动SUV车型——Prologue的官图,新车与通用汽车合作,基于奥特能平台(雪佛兰开拓者EV、凯迪拉克Lyric等同平台)打造,据悉新

大数据 数说 “纽博格林6小时赛” 的种种纪录

2017年世界耐力锦标赛在经历了勒芒24小时赛的一个月休整后来到全球知名的德国纽博格林赛道重新拉开战幕。在今年下半年的第一场6小时比赛过后,让我们来发掘一下有哪些纪录在本站比赛被创立?又有哪些纪录被打破?

本场比赛是保时捷进入WEC的LMP1组以来的第29场比赛(包含4场勒芒24小时赛),而2号车组也为斯图加特制造商带来了进入WEC后的第15场胜仗。进行简单的数学计算后便可得知,保时捷已经在WEC中取得了51.7%的胜率,他们也成为了WEC历史上所有使用混动系统的三大制造商中胜率最高的(奥迪参加41场比赛获得17个分冠,胜率41.5%。丰田参加45场比赛获得13个分冠,胜率28.9%)。尽管保时捷参加的LMP1组比赛比起另外两家制造商还少得多,但在当今LMP1组仅有两家混动制造商参赛的时代,保时捷有望将自己在LMP1组的胜率继续提高。

P.S:保时捷至今还尚未赢得过斯帕6小时赛的分站冠军,看来保时捷始终将斯帕之后的勒芒24小时赛视为重中之重。

在周六进行的排位赛上, 小林可梦伟与Jose Maria Lopez合力作出1:38.118的平均圈速,帮助丰田7号车组夺得了纽博格林6小时赛的杆位。这也是本赛季4场比赛中丰田拿下的第三个杆位,然而他们本赛季并不曾实现Pole To Win。

在年初的银石6小时赛上,丰田的7号车组夺得了杆位,两台丰田TS050赛车也以巨大的优势力压两台保时捷919 Hybrid赛车从头排起步。在正赛中, Jose Maria Lopez驾驶的丰田7号赛车遭遇了严重的撞车事故,而8号赛车则在比赛最后时刻凭借轮胎优势超越保时捷2号车成功登顶,8号车组赢得赛季开门红。

来到比利时斯帕赛道,丰田虽然在排位赛上丢失了本赛季至今的唯一一个杆位,但两台搭载高下压力空力套件的丰田赛车显然略胜一筹,他们在比赛中段顶住保时捷的压力后开始进行内斗。不过8号车组的瑞士车手Sebastien Buemi更为经验丰富,在赢得丰田内斗的同时也帮助8号车组收获季初两连冠。

6月的法国勒芒,派出3台赛车的丰田的唯一目标毫无疑问就是冠军,大老板丰田章男更是亲临比赛现场进行督战。在排位赛上,日本车手小林可梦伟在第二节排位赛作出了一个惊人的3:14.791的圈速,一举打破改造后特赛道单圈纪录的同时更是以2.3秒的巨大优势提前收获杆位。

就在许多人都认为丰田终将圆满勒芒冠军梦之时,命运再次与他们开了个玩笑。比赛进入午夜后的第8个小时,丰田8号车遭遇赛车前电机故障,车组工作人员耗费近2个多小时的维修后才出站继续进行比赛。第10小时,领跑比赛的丰田7号车遭遇离合器故障,尽管小林可梦伟依旧坚持驾驶赛车回到了看台直路,但最终还是将赛车停在赛道边无奈退赛。在7号车出现问题仅仅20分钟过后,丰田9号车与出站的Cetilar Villorba Corse 47号车发生碰撞导致左后胎爆胎,Nicolas Lapierre试图将车开回维修区,但是他的努力造成了赛车后悬挂与尾翼更加严重的损坏,赛车尾部在出现火势后不得不停在赛道边。仅仅3个小时中,三员大将全部遭遇灾难性的打击,丰田再次梦碎勒芒。

上周来到纽博格林,势要在车手积分榜上扳回一城的丰田在排位赛上再次由7号车夺得杆位。但两台搭载高下压力空力套件的保时捷919 Hybrid赛车没有再给丰田任何机会,丰田7号车的领跑地位仅仅手握了近一个半小时便交到了保时捷手中,剩余的比赛也均被保时捷所支配。保时捷凭借着这场比赛的冠亚军拉开了在积分榜上与丰田的差距。

在年初表现强劲的丰田,仿佛从勒芒开始再次重演了去年的剧情。要想阻拦强大的保时捷,只可谓路漫漫其修远兮。

赢得全场胜利的保时捷2号车在本场比赛总共跑完了204圈,打破了纽博格林6小时赛由保时捷在2015年作出的203圈的圈数纪录。然而2号车也以纽博格林6小时赛最短的时间完成比赛,6:00:09.607,仅比单场比赛的规定时长多出9秒。由于本场比赛没有触发一次全场黄旗或是安全车,6小时比赛也是顺利地完成。

法拉利似乎很喜欢在周年的时候给车迷们带来惊喜。今年上半年的斯帕6小时赛上,AF Corse 71号车组赢得了GTE-Pro组的冠军,而71号车组上一次夺得GTE-Pro组冠军还要追溯到2016年的斯帕6小时赛。

上周的纽博格林,在法拉利488 GTE赛车面临首次全自动BoP规则的打击之下,AF Corse 51号车组凭借良好的轮胎管理力压所有对手,夺得了GTE-Pro组的分站冠军。Alessandro Pier Guidi职业生涯首次登上WEC的最高领奖台,而英国车手James Calado则是第二次跟随AF Corse 51号车组夺冠。那么James Calado与51号车组上一次夺得组别冠军又是什么时候呢?没错,正是2016年的纽博格林6小时赛。不过当时与英国人并肩作战的意大利老将Gianmaria Bruni,已在今年年初转投保时捷。

本场比赛,阿斯顿马丁98号车组经历了此前少有的GTE-Am组混战,最终他们收获了组别的季军。而他们上一次获得组别季军又是什么时候呢?2017年?2016年?他们上一次获得组别季军还要追溯到听上去十分遥远的2014年巴林6小时赛,那时登上领奖台的Paul Dalla Lana与Pedro Lamy如今仍然随队参加GTE-Am组的比赛。

在Pedro Lamy、Paul Dalla Lana与Mathias Lauda的分别驾驶下,阿斯顿马丁从去年的美洲赛道6小时赛开始已经连续8站夺得GTE-Am组的杆位了,加之三位车手均处于组别的龙头与上游层面,98号车在去年下半年常常可以完成Pole To Win的壮举。

遗憾的是2014年开始入队的Pedro Lamy与Paul Dalla Lana至今还没有为阿斯顿马丁获得过GTE-Am组的年度车手总冠军,原因便在于他们总是在勒芒24小时赛的这道难关上倒下。在其他分站表现强势的二人组却从来没有共同登上过勒芒24小时赛GTE-Am组的领奖台。

事实上,两位新西兰人Brendon Hartley与Earl Bamber这样称呼Timo一点也不为过,Timo Bernhard曾先后5次夺得纽博格林24小时赛的冠军,其中还包括2006年到2009年的一次四连冠。进入保时捷LMP车队后他又在WEC纽博格林6小时赛上豪取2015年、2016年和今年的三连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