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战真实版的《兄弟连》美德伞兵血战英戈夫农场结果极其惨烈

1944年,诺曼底登陆以后,美国101空降师接到命令,向加郎唐这个小镇进攻。这个镇子不大,但它刚好处在一个关键节点上:附近有一条公路和铁路,公路和铁路连接巴黎-瑟堡。有了这个节点就可以把犹他海滩和奥马哈海滩连成一片。这个小镇外围有一个农场叫英戈夫农场,进攻这个农场的战斗异常激烈。著名的电视剧《兄弟连》描绘过这场战斗,但真实情况比电视里还要血腥。

美国人的目标很明确,拿下加郎唐这个小镇,然后让两处海滩的盟军部队合围,再进攻下一个法国腹地目标。德军不是傻瓜,他们的伞兵指挥官同样很清醒地认识到这一点。德国第6伞兵团团长冯.德.海德特少校接到隆美尔的命令:战至最后一人!

101空降师的泰勒少将把部队分成两部分对小镇进行合围进攻,东面是327机降步兵团和陆军29步兵师汇合,我们的重点在西面突击部分,这边战斗任务是502伞兵团第3营科尔上校打头。他身后还有辛克上校的506团跟进,最终在加郎唐小镇完成夺取任务。

很显然,泰勒少将的重点肯定是西路军,因为这里聚集了101空降师的两个团。科尔的第三营没有什么好路选择,他的进攻路线上都是沼泽和水田,能走的只有一条堤道。没有什么火力掩护,进攻路线将暴露在德军视野中。

科尔曾经乘坐一架侦察机观察过这个小镇,飞行员对下面的情况认知很潦草,认为没有什么防卫力量。但上校对此意见表示怀疑,上级命令军队在6月10日夜间行动,10日上午还有工兵部队架桥进行浮渡协助。但上校发现工兵部队没有什么行动效率,因为小镇外面一门德军88毫米火炮正在不断射击,工兵们趴在岸边的道路沟渠两侧躲避。上校派出拉尔夫中尉驾驶一艘小艇对河水那边进行侦察。

拉尔夫中尉在河道上巡逻发现了更多问题,河对岸的德国布置了许多钢铁和混凝土的障碍物,工兵们千辛万苦才在这些玩意中炸出一条小通道。

拉尔夫派出两名士兵去找上校报信,要求迫击炮上千支援,但他失望了:科尔上校刚接到团部命令,必须等到午夜才能进军。但到了10号中午,上校变得不耐烦起来。他命令拉尔夫中尉的小分队打头进攻,身后跟着I连,G连和H连也跟着,队伍最后是营部。

美国人先遇到一些零星的火力射击,主要是88炮和迫击炮。但就在接近过河的桥梁时,火力突然猛烈起来。侧面和正面都遇到德军机枪火力,还有狙击手的狙杀。

士兵们纷纷在路面上寻找掩护点,但这里没有藏身的地方,多数人趴着,少数人还击。整个区域里貌似只有德国人在开火。I连的约翰中尉刚在附近一棵树下躲避,就被狙击手打死,子弹从他双眼之间射中,他像一个口袋一样缓缓倒下。在他周边,士兵的尸体布满了过河的通道。很多人都是头部中弹而死,德军狙击手枪法很准。一等兵西奥多被德军击中,他运气比较好,只瞎了一只眼睛。

这阵屠杀持续了几个小时。科尔上校的营被撕碎了,他正蹲在桥梁后面一个位置上逼着逃兵回去。下午4点,他把这个临时督战工作交给副营长约翰少校,然后自己前往一线。此时天色已黑,德军看不清楚路面上的情况,火力开始松懈。3营陷入绝望的境地,数不清的尸体布满了道路,伤员无法撤离,活下来的人等着晚上进攻或者白天继续行动。午夜,美国伞兵们遇见一个雪上加霜的情况:一架德国俯冲轰炸机和一架战斗机对过河的小道进行狂轰滥炸。这个短暂的空袭造成美军30余人伤亡。

战后经过统计,最前面的I连伤亡62人,开战前该连投入85人。幸存者们管这条小道叫“紫心小道”,因为这条路上布满了伤亡者,他们都有资格获得紫心勋章。

科尔上校把他的部队重新做了一些调整。H连还有84人,替换下来伤亡惨重的I连,G连还有60人可以跟进,接着就是营部的剩余单位。

6月11日凌晨4点,美国人又开始了冒险行动。黑暗中美军越过了堤道,冲向一片田野中的农舍,那里就是第三营的目标:英戈夫农场。侦察兵阿尔伯特在晨曦中奔向农舍,在他身后有H连的一个排跟着,他们保持着200米的距离。但德国人的火力开始了,在距离农舍5米远的地方,阿尔伯特被一个德国弹片打断左臂,他身边的两个战友,H连上去救援也被打退。

科尔上校和H连龟缩在道路附近的沟渠里。他向炮兵联络员朱利安上尉咆哮着:“向那个地方开炮!”上尉向后方的火炮阵地联系,但炮兵坚持要一位现场的炮兵军官同意才能开火。上校眼看着自己的战友正在死亡线上挣扎,十分愤怒,他回复:“立刻开炮,我们需要炮火。”上校得到了炮火支援,但很快又失望了。因为经过半小时的炮击,德军的火力不但没有减弱,反而更凶猛了。

科尔退了下来,发现副营长约翰少校也在隐蔽地点。他对少校高喊“准备烟雾弹,我们要冲锋!”但少校没有听清命令。几分钟后烟雾弹被扔出去,6点15分烟雾弹停止,美军又炮击了一会。科尔上校跳出沟渠举着手枪冲锋,跟着他的美国大兵只有20人。副营长明白过来,他赶紧找了尽可能多的士兵冲了出去,大概有40人加入了队伍。

上校一马当先冲在前面,他回头一看,发现没几个士兵跟上来。他只好跪着,向后看去发现有几个人从晨雾中奔跑过来。士兵们乱糟糟的,他们没有接到指挥的命令,当看见长官向前冲锋时才明白过来,他们赶紧跟着长官冲向德军的火力点。上校挥舞着手枪鼓励士兵前进:“该死的,我不知道我们在打什么,但我们必须前进,要给那些德国鬼子一点颜色看看!”但德军的弹雨中不少士兵倒下,副营长也冲上来在一边尖叫:“给我上!”

随着晨雾散去,农场中的建筑物逐渐露了出来。上校等着副营长的后援跟上后又继续前进,他跳下一处路沟。结果没想到下面是一处积水,把自己的制服全部弄湿了。和冲锋口号相反,他此时赶紧向士兵高喊“别跟过来!”

此时在过河的通道末端上,G连的西蒙斯上尉运气很好。一发炮弹在附近爆炸,差点把他弄死。昏迷中,他感觉有人在摇晃自己。清醒过来,发现是军士长怀特在摇晃他。他跃身冲向对面的田野,附近的一个德国人被他开枪打死,这让西蒙斯上尉心满意足。

科尔已经和士兵冲过了农场空地,他们在农场中和德军近距离刺刀冲锋,那场面犹如地狱:美军如魔鬼一样嚎叫着,要么杀死德国鬼子,要不驱赶走他们,屠杀就是战争的本质。

第三营的勇气上来了,越来越多的德军被杀死,路上、篱笆边、农舍附近都是德军的尸体。一队德军从公路上向西撤退。肯尼斯上士和乔治二等兵追着败兵路线,他们冲进了农场中的一个大石头房子,结果发现这是德军丢弃的指挥部。科尔上校随后占领了这个建筑物当作自己的营部。

在这次冲锋中,H连的爱德华少尉表现抢眼。他曾因为身材矮小被科尔上校戏称为“矮子”,然而在11号上午,他成为最勇敢的人。爱德华在刺刀冲锋中难掩自己的亢奋状态,他用刺刀杀死德军,因为这样德国人就会尖叫,这让他更加兴奋。二等兵伯纳德看着少尉这个样子吓坏了:他从没见过少尉这么嗜血。

和伯纳德分开以后,少尉的手臂中弹。经过军医简单包扎以后,爱德华撤退到一处果园的篱笆后面和德国人对抗。这里有一队德军坚守着果园,少尉连续开枪,后坐力将伤口裂开,他不得不撤下火线毫米火炮击中了他身边的战友,有3人死亡。炮击结束以后,少尉察看战友伤亡,发现一名士兵眼窝中弹。那个可怜的士兵问:“我眼睛没了?”爱德华回答:“是的,但至少你还有另一只眼睛。”正当少尉帮这位伤员上药粉时,另一阵炮火袭来。炮弹碎片打中了他的身体,但他没有昏迷过去。

少尉看了看四周,他的战友们都倒在地上。一位留着大胡子的士兵凝视着他,但很快就发现这个士兵鼻子以上部分都不见了。那个眼睛受伤的士兵再次被炮弹击中手臂,他痛苦地嚎叫着。

英戈夫农场的战斗一直持续到当天剩余时间。502团的第一营的士兵赶来增援。他们继续和德国人作战,但他们发现这些德军战斗力凶悍无比。科尔上校在后援到来的情况下,逐步肃清了农场里的残余德军。德军也不甘放弃,他们清楚地知道一旦农场失守,那么加郎唐小镇将没有屏障。德军的海德特少校在傍晚发动了反扑,他们推进到了农场附近的篱笆。此时第三营能战斗的人所剩无几,科尔上校知道自己坚持不了太久。

关键时刻,美军的炮火支援及时到来,德军最终消失在炮火中。英戈夫农场的每一片土地都流着美国人的血,科尔上校指挥下有700名士兵投入战斗,现在只有132人还能站着。

农场的战斗为进攻加郎唐小镇铺平了道路,由于在农场消耗过大,德军无力据守小镇。6月12日,美军就控制这个城市。

一将功成万骨枯,科尔上校被提名为荣誉勋章获得者。但没活到授勋那一天,1944年9月,他在荷兰被一名德军狙击手杀死。参考资料《101空降师》有什么意见,欢迎在下方留言讨论!(请支持毅品文团队的各种原创文章及实体书,独立专业有种有料)

《兄弟连》人物原型山羊康普顿去世 享年90岁

Mtime时光网3月1日报道 HBO迷你剧《兄弟连》(Band of Brothers)中的二战人物原型之一山羊康普顿(Lynn D. Buck Compton)因心脏病并发症于当地时间2月25日与世长辞,享年90岁,他的家人沉痛宣布了这一消息。

二战英雄山羊康普顿因2001年由史蒂芬·斯皮尔伯格(Steven Spielberg)与汤姆·汉克斯(Tom Hanks)联合制作的迷你剧《兄弟连》闻名于世,尼尔·麦克唐纳成功将其演绎。该剧根据史学家Stephen Ambrose1992年的著作改编,线空降师E连在诺曼底登陆战中,降落在法国北部奥玛哈海岸(Omaha Beach)历史。

山羊康普顿出生于1921年12月31日的洛杉矶,年轻时主修物理学,在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学习期间,加入该校篮球和橄榄球队,曾参加过1943年在加州帕沙第纳举行的玫瑰杯橄榄球赛。康普顿1943年21岁时加入美国后备军官训练队之后参加了前线战争。另外,他还是一位知名的棒球投手,在二战时,他曾在夺取第一门105加农炮时从左路用手雷摧毁了敌人,当时他与敌人的距离相当于本垒到一垒的距离。

二战之后,康普顿加入了洛杉矶警察局、进修读完了Loyola法学院,并在一系列案件中起了至关重要的作用,继续发光发热,1990年光荣退休。康普顿的回忆录《使命:“兄弟连”前、中、后的生活》由Marcus Brotherton撰写,于2008年发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