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数据 数说 “纽博格林6小时赛” 的种种纪录

2017年世界耐力锦标赛在经历了勒芒24小时赛的一个月休整后来到全球知名的德国纽博格林赛道重新拉开战幕。在今年下半年的第一场6小时比赛过后,让我们来发掘一下有哪些纪录在本站比赛被创立?又有哪些纪录被打破?

本场比赛是保时捷进入WEC的LMP1组以来的第29场比赛(包含4场勒芒24小时赛),而2号车组也为斯图加特制造商带来了进入WEC后的第15场胜仗。进行简单的数学计算后便可得知,保时捷已经在WEC中取得了51.7%的胜率,他们也成为了WEC历史上所有使用混动系统的三大制造商中胜率最高的(奥迪参加41场比赛获得17个分冠,胜率41.5%。丰田参加45场比赛获得13个分冠,胜率28.9%)。尽管保时捷参加的LMP1组比赛比起另外两家制造商还少得多,但在当今LMP1组仅有两家混动制造商参赛的时代,保时捷有望将自己在LMP1组的胜率继续提高。

P.S:保时捷至今还尚未赢得过斯帕6小时赛的分站冠军,看来保时捷始终将斯帕之后的勒芒24小时赛视为重中之重。

在周六进行的排位赛上, 小林可梦伟与Jose Maria Lopez合力作出1:38.118的平均圈速,帮助丰田7号车组夺得了纽博格林6小时赛的杆位。这也是本赛季4场比赛中丰田拿下的第三个杆位,然而他们本赛季并不曾实现Pole To Win。

在年初的银石6小时赛上,丰田的7号车组夺得了杆位,两台丰田TS050赛车也以巨大的优势力压两台保时捷919 Hybrid赛车从头排起步。在正赛中, Jose Maria Lopez驾驶的丰田7号赛车遭遇了严重的撞车事故,而8号赛车则在比赛最后时刻凭借轮胎优势超越保时捷2号车成功登顶,8号车组赢得赛季开门红。

来到比利时斯帕赛道,丰田虽然在排位赛上丢失了本赛季至今的唯一一个杆位,但两台搭载高下压力空力套件的丰田赛车显然略胜一筹,他们在比赛中段顶住保时捷的压力后开始进行内斗。不过8号车组的瑞士车手Sebastien Buemi更为经验丰富,在赢得丰田内斗的同时也帮助8号车组收获季初两连冠。

6月的法国勒芒,派出3台赛车的丰田的唯一目标毫无疑问就是冠军,大老板丰田章男更是亲临比赛现场进行督战。在排位赛上,日本车手小林可梦伟在第二节排位赛作出了一个惊人的3:14.791的圈速,一举打破改造后特赛道单圈纪录的同时更是以2.3秒的巨大优势提前收获杆位。

就在许多人都认为丰田终将圆满勒芒冠军梦之时,命运再次与他们开了个玩笑。比赛进入午夜后的第8个小时,丰田8号车遭遇赛车前电机故障,车组工作人员耗费近2个多小时的维修后才出站继续进行比赛。第10小时,领跑比赛的丰田7号车遭遇离合器故障,尽管小林可梦伟依旧坚持驾驶赛车回到了看台直路,但最终还是将赛车停在赛道边无奈退赛。在7号车出现问题仅仅20分钟过后,丰田9号车与出站的Cetilar Villorba Corse 47号车发生碰撞导致左后胎爆胎,Nicolas Lapierre试图将车开回维修区,但是他的努力造成了赛车后悬挂与尾翼更加严重的损坏,赛车尾部在出现火势后不得不停在赛道边。仅仅3个小时中,三员大将全部遭遇灾难性的打击,丰田再次梦碎勒芒。

上周来到纽博格林,势要在车手积分榜上扳回一城的丰田在排位赛上再次由7号车夺得杆位。但两台搭载高下压力空力套件的保时捷919 Hybrid赛车没有再给丰田任何机会,丰田7号车的领跑地位仅仅手握了近一个半小时便交到了保时捷手中,剩余的比赛也均被保时捷所支配。保时捷凭借着这场比赛的冠亚军拉开了在积分榜上与丰田的差距。

在年初表现强劲的丰田,仿佛从勒芒开始再次重演了去年的剧情。要想阻拦强大的保时捷,只可谓路漫漫其修远兮。

赢得全场胜利的保时捷2号车在本场比赛总共跑完了204圈,打破了纽博格林6小时赛由保时捷在2015年作出的203圈的圈数纪录。然而2号车也以纽博格林6小时赛最短的时间完成比赛,6:00:09.607,仅比单场比赛的规定时长多出9秒。由于本场比赛没有触发一次全场黄旗或是安全车,6小时比赛也是顺利地完成。

法拉利似乎很喜欢在周年的时候给车迷们带来惊喜。今年上半年的斯帕6小时赛上,AF Corse 71号车组赢得了GTE-Pro组的冠军,而71号车组上一次夺得GTE-Pro组冠军还要追溯到2016年的斯帕6小时赛。

上周的纽博格林,在法拉利488 GTE赛车面临首次全自动BoP规则的打击之下,AF Corse 51号车组凭借良好的轮胎管理力压所有对手,夺得了GTE-Pro组的分站冠军。Alessandro Pier Guidi职业生涯首次登上WEC的最高领奖台,而英国车手James Calado则是第二次跟随AF Corse 51号车组夺冠。那么James Calado与51号车组上一次夺得组别冠军又是什么时候呢?没错,正是2016年的纽博格林6小时赛。不过当时与英国人并肩作战的意大利老将Gianmaria Bruni,已在今年年初转投保时捷。

本场比赛,阿斯顿马丁98号车组经历了此前少有的GTE-Am组混战,最终他们收获了组别的季军。而他们上一次获得组别季军又是什么时候呢?2017年?2016年?他们上一次获得组别季军还要追溯到听上去十分遥远的2014年巴林6小时赛,那时登上领奖台的Paul Dalla Lana与Pedro Lamy如今仍然随队参加GTE-Am组的比赛。

在Pedro Lamy、Paul Dalla Lana与Mathias Lauda的分别驾驶下,阿斯顿马丁从去年的美洲赛道6小时赛开始已经连续8站夺得GTE-Am组的杆位了,加之三位车手均处于组别的龙头与上游层面,98号车在去年下半年常常可以完成Pole To Win的壮举。

遗憾的是2014年开始入队的Pedro Lamy与Paul Dalla Lana至今还没有为阿斯顿马丁获得过GTE-Am组的年度车手总冠军,原因便在于他们总是在勒芒24小时赛的这道难关上倒下。在其他分站表现强势的二人组却从来没有共同登上过勒芒24小时赛GTE-Am组的领奖台。

事实上,两位新西兰人Brendon Hartley与Earl Bamber这样称呼Timo一点也不为过,Timo Bernhard曾先后5次夺得纽博格林24小时赛的冠军,其中还包括2006年到2009年的一次四连冠。进入保时捷LMP车队后他又在WEC纽博格林6小时赛上豪取2015年、2016年和今年的三连冠。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